帕叔很有個性
  羊城晚報記者??章琰
  10月7日晚8:00,浙江衛視第三季《加多寶·中國好聲音》總決賽將在北京首都體育館進行現場直播,籌備工作目前已進入衝刺階段。
  由於每位學員都需要準備三首獨唱曲目以及一首與導師的合唱曲目,所以“選歌”成了這段時間學員備戰的重中之重。“通常是學員將比較符合自己風格的歌曲發給導師,導師也會提供一些自己想到的歌曲讓學員錄製小樣來聽。”導演組透露,進展最為爽利的是餘楓,前前後後只試了六七首歌,而試歌最多的則是秦宇子,試了不下十幾首歌。“楊坤老師很保護餘楓,也很瞭解他,知道他用自己的唱法消化每一首歌都需要一定的時間,就有目的性地讓他試了幾首。而齊秦老師則比較希望挖掘秦宇子更多的可能性,從上一場錄製結束之後就不斷發歌曲來給宇子試,最近才確定了要唱的三首歌。” 編輯:何平
   1
  
  最實在
  張碧晨“吃飽了才有力氣”
  那英組的美女冠軍張碧晨在本季《加多寶·中國好聲音》的表現一直都十分穩定,一步步穩扎穩打走到現在。有過韓國練習生經歷的她,對粉絲和工作人員一直彬彬有禮,而且能笑對種種追捧和非議。如今,備戰總決賽的張碧晨也是格外實在,無論在什麼樣的緊張情況下,都能將“吃貨”本色進行到底。
  不管是選歌未定,還是歌曲中遇到棘手的問題,只要一到了放飯時間,張碧晨總是不會耽誤,不僅完整地吃完一份,有時還會再要點米飯。“兩碗飯哪有什麼熱量?吃飽吃好,才有力氣好好唱歌。”她說。不過,關於這枚吃貨,還有另一種說法——“她不喜歡浪費”。也許是在韓國做練習生時總是不能吃飽飯,讓張碧晨真切體會到“飯必須好好吃”這個道理。 編輯:何平
  
  最淡定
  餘楓只想讓你“單曲循環”
  從最開始默默無聞的“秒播”選手到殺出重圍的“黑馬”,餘楓如今對於總決賽的心態就只剩“淡定”二字。他說現在不想去展示更多的東西,只是單純地想再唱點好歌給大家聽:“有時候我覺得我的目標不是奪取總冠軍,而是唱出能讓大家‘單曲循環’的歌曲,一遍又一遍也聽不膩。”
  為了拍攝總決賽的VCR,餘楓回到武漢老家,有一個鏡頭需要拍攝他跑過武漢的地標性建築長江大橋。拍攝當天,餘楓頂著大太陽和30多攝氏度的高溫在橋上反反覆復跑了十幾個來回,對於心臟先天不足的他來說是不小的挑戰。儘管如此,餘楓依然甘之如飴:“沒參加《好聲音》之前,我自己就是負能量集合體。但是來到《好聲音》之後,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聽到好多不同的故事。身邊的人對我的幫助和鼓勵,讓我覺得世界真美好。” 編輯:何平
  
  ?
  最雙面
  秦宇子臺下犯困上臺精神
  熱辣性感,唱跳俱佳,是秦宇子在齊秦組冠軍之戰中給人留下的印象。誰知道,這個在舞臺上頗具國際範的美少女,在臺下卻是個常常“脫線”的“萌妹紙”。高強度的排練,讓她在候場的時候常常兩眼發直,愣愣地放空;可一旦上臺,她就能馬上調動起狀態,不管候場時有多困,上臺總能一秒變精神。
  節目組會安排學員簽一些自己的照片來答謝粉絲。輪到秦宇子簽名時,她以最快的速度簽完後,竟會害羞地詢問工作人員:“我可不可以自己留下幾張作紀念?”導演組用“最質朴的霸氣”來形容這個雙面嬌娃——她是在廣西的大山裡唱著小調的壯族姑娘,也是在舞臺上歐美範十足的性感女郎。 編輯:何平
  
  最奇葩
  帕爾哈提深山老林玩失蹤
  本季《加多寶·中國好聲音》最奇葩的組內冠軍非帕爾哈提莫屬,不光是他的唱法讓人難以複製,帕叔的個性也是讓人又愛又惱。帕爾哈提是一個自由隨性、與世無爭的人,他曾在舞臺上多次表示賽制太殘酷,讓他很想逃離。在之前的採訪中,他曾說自己有個特別的習慣,就是喜歡帶著帳篷,到深山裡去一個人獃著,跟大自然融為一體,安靜地思考問題、尋找靈感。這不,離總決賽還有三天,帕叔居然“失蹤了”,跟導演組完全失去了聯繫。
  據節目組透露,帕叔在“失聯”之前尋到了一座深山,他應該是到那裡去“閉關”幾天。其實,帕叔並不是第一次出現這種“脫線”的情況,他只是想暫時不受外界的打擾。時間到了,他還是會按時出現,關鍵時刻絕對不會“掉鏈子”。編輯:何平
  (原標題:《中國好聲音》明晚決戰在即 帕爾哈提竟然玩"失蹤")
創作者介紹

科蘭

ephmz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